卡諾

[甘黨]一杯可樂,兩隻吸管。

-小學生文筆

-勿代三,非常短_(:3 u L)_

-如果可以的話請往下↓

.

.

.

01.


他喜歡上了那個在咖啡廳打工的少年。

少年的笑容極其純粹,不帶一點雜質般的純粹。


02.


他注意到的時候自己已經踏進了這家離學校不遠的咖啡廳。

 只想在這滂沱大雨中尋找一個可以避雨的屋簷,

伊東歌詞太郎此時此刻思考著自己是否應該先進去店裡點個熱飲取一取暖,卻被一個栗色頭髮的少年吸引了視線。 


與店外大雨的濕度形成了極大地反差,在暖黃色的燈光下顯得格外溫暖。

 嘴角勾起時臉頰兩側露出的酒窩讓伊東歌詞太郎無法移開視線。


 或許,能夠讓人在大雨中也能感受到溫暖的人真的存在。



03.


最近,天月注意到店內多了一個常客。 

那個人偶爾經過這家店,偶爾停留在門外盯著店內。

 最近自己發現了對方盯著店內時,視線是停留在自己身上。

 自己做了什麼奇怪的事情嗎?制服應該也沒有出錯啊? 天月想不出答案。

偶爾非上課日的晴天,那個常客也會光顧店裡。 

有時背著吉他,有時黑色的連帽衫上沾著一些些白色的貓毛。

 但這位常客每次光臨店裡時,一定會帶著晴天般晴朗的笑容。


04.


伊東歌詞太郎有時會在咖啡廳的角落坐下,輕輕地哼著旋律,

拿著淡褐色的鉛筆,在米白色的五線譜上寫上音符。

 他最近發現栗色頭髮的少年會一邊擦拭著咖啡杯,

一邊把視線投向自己。 

完全排除自己是否自我感覺良好的歌詞太郎心裡喜滋滋的, 樂得每句歌詞的句尾音都會不自覺地往上飄幾個音。  


有時,點一杯咖啡,他就坐在咖啡廳坐了一個下午。 

他花了一星期的時間知道了栗色頭髮的少年的名字叫天月。 

花了一星期半的時間和天月說上了話。


05.


 那天咖啡廳也十分忙碌。 

天月在忙著招呼顧客之餘,注意到了正在努力的寫著曲子的那位常客。 

那位客人來了快一星期,自己卻完全不知道對方的姓名。 

給他遞上了對方點的咖啡,


“您十分喜歡我們店的咖啡呢。”

對方略帶驚訝的抬起頭來。


“嗯,你們店裡的咖啡很好喝呢,改變了我對咖啡苦澀的印象。”對方爽朗的笑了。


“感謝您的稱讚,但我比起咖啡果然還是更喜歡可樂。”


但若是可以的話,我想聽聽你寫的曲子。



06.


已經成為常客的伊東歌詞太郎今天也到了店裡,卻也沒能見到天月。 這個星期也是,上個星期也是。


寫好的曲子,還有機會讓你聽一聽嗎?



07. 


考試來臨,天月結束了這短短幾個星期的兼職打算專注于準備考試。

 唯一可惜的,


是很難再遇見那個背著吉他走進店裡, 用著發自內心的笑容做曲子的少年了。


08.


 

一個月過去,已經是蟬鳴聲的季節。 

今天背著吉他的少年也來到了店裡,像是往常一樣點了咖啡坐在了角落。

 望著窗外的藍天上劃過天空的飛機云,他眼角的餘光看到了有人放了一杯飲料在木質的桌上。


 轉過頭,桌上放著的是一杯可樂,和兩個吸管。


抬頭看見的,是最初看見栗色少年時一模一樣純粹的笑容。 少年的笑容很純粹,不帶雜質一般的純粹。 



09. 


夏季夜晚的風清涼帶著一點濕氣。 


後來的後來,時常有人能在咖啡廳附近的河堤的草地上看見兩個少年拿著吉他哼著一首叫做ホシアイ的歌曲。 

聽彈奏著吉他的少年說,這首歌是他為一個像是星星一般耀眼的存在的人所寫的。


即使迷了路,循著星光我一定能找到你。





============***================

你好這裡是Kano ⁄(⁄ ⁄•⁄ω⁄•⁄ ⁄)⁄

因為得到了一星期左右的病假所以在家閑得發慌就隨意的寫了寫點小短文(?).
題目是某個30題系列的,因為覺得題目很有趣就寫了。

第一次發文莫名的有點緊張quq


评论

热度(26)